y9h9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袁世凯传 > 第1章
    《袁世凯传》

    作者:唐德刚

    整理制作,并提供下载

    袁世凯史传再发掘

    「纽约时报」现任驻华特派员泰勒(patricke.tyler),最近于二月六日该报发表一篇有关浙江奉化溪口镇,蒋介石故居的「专访」。他说近来蒋在大陆上已不再是个「暴徒恶棍」。相反的,他在溪口的故居已成为海内外游客的朝山圣地(a)。每年平均有访客百余万,且在逐年增涨之中。这些访客百分之九十是大陆人,然台湾往访者每年亦不下十余万。

    作者并感概地说,文化大革命期中,蒋母王太夫人之墓遭到严重破坏。老人的骸骨与墓石,被红卫兵乱抛于山林之间。可想象是惨不忍睹。但是近年皆全部修复,焕然一新;连那座寺庙「文昌阁」亦经重建,而当今的管理员六十四岁的王某却正是三十年前的红卫兵之一。王某自述是属于当时反对毁墓的「保守派」──其实也是天晓得也。

    记得七八○年代之间,我个人亦曾数度返乡。旧中国的骨肉之情,还使我幻想去「访旧宅、扫祖墓」。数度试探没结果之后,返美曾作了一些还乡诗,有句说「指点乡农识墓门,烟云遥拜泪沾襟。先茔哪有孤坟迹?祖宅真无片瓦存……」──我因回去的早,国家还没有开放重建。有些诚实的「乡农」故旧,尚告我实情。那些在开放后才回去的至亲好友,还乡之后,居然还能「哀毁骨立」、「泣血哭墓」,回来告我说:「妈妈的坟还在!妈妈的坟还在!」吾知其为「保守派」红卫兵之杰作也。

    前些年与好友游台中「日月潭」,见老总统蒋公曾在潭畔建了一座巍峨的七级浮屠的「慈恩塔」,祭祀的是蒋母遗像。──这位基督大总统,为何建了一座佛教式的浮屠高塔呢?──惭愧的做了个「历史学家」,吾知其心境也。

    据泰勒的报导说,蒋公近在大陆(尤其是在浙江奉化一带),其声望至少与毛某平起平坐的。连中共治下的公务人员,都承认「蒋介石不是个坏领袖」。他和毛泽东的分别,只是在意识形态上「各为其主(义)」而已。──毛所致力实行的共产主义;蒋所致力实行的则是民族主义、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,如此而已。但是言外之意,在当今世界上,「共产主义」连「共产主义者」对它老人家都已失去信心,则蒋在大陆人民心目中的声望似乎正在直线上升呢。

    别外值得注意的是,「纽约时报」这家当今世界上最有权威,也是办得最好的一份报纸,它对中国新闻报导的态度(包括泰勒本人以及十多位他的前任)一向都有其偏见的;尤其是对中国的中央政府。因此中国中央执政者,自西太后、袁世凯而下,诸位总统、主席,到「假皇帝邓小平」(这也是该报封给邓的荣衔),直至江泽民、李鹏,在该报的评述之中简直就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该报每天都刊在第一版左上角的大牛皮,什么「凡天下可刊载的新闻,无不刊载」(“allthenewsthatisfittoprint”)。可是去秋江泽民访美,美国工商界在华尔道夫大旅馆,由季辛吉主持的盛大招待会,这则「可刊载」的天大新闻,「纽约时报」硬来它个「只字不提」,把老江封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纽约时报这种偏见,因而使早年的国民党和近年的共产党对它都恨得牙痒痒的。巴不得它关门大吉才好。可是「纽约时报」对我们国共两党,如稍示青睐,则被赞誉者又无不喜形于色,争相转播,视若殊荣──乖乖,真是一字之褒,宠踰华衮;一字之贬,严于斧钺。

    四星级的模范监狱

    「纽约时报」何以如此偏激呢?说穿了也没啥深文大义。须知美国这个国家,一开始便是个中产阶级的国家。──它在「殖民时代」(colonialperiod)在维吉尼亚(孙立人的母校所在地)一带,搞「计口授田」(五个黑口可抵三个白口),是一夫授田五十英亩(合三百华亩)。瞧瞧,一个农夫向政府领取耕地,一领便是一口三百亩。五口之家,便一千五百亩。在中国历史上,有几个大地主(包括「官僚大地主」像李鸿章那样),一家能拥有如许的土地?──这还是殖民地呢!工业化以后的美国,那还要谈吗?大地主洛克菲勒向政府捐地筑路,一捐就是四十英里(一百二十华里)。哈里曼一捐就包括大湖七个,今日纽约郊区的「七湖公园」。

    可怜我们的土包子毛主席,眼皮浅。他把中国的「地主、万农」列为五毒之首,加以「斗争」。斗他个死去活来,人头滚滚──中共土改时向国际公开的数字是杀地主八十万人!据洋专家说,这数字是实有数字的十分之一。朋友,我们的地主、富农之所有,往往不三五亩土地啊,有什么可「斗争」的呢?

    因此,以毛公那样不刷牙、不洗澡的「农民领袖」,去和五帝之首的「美帝」打交道,他知道啥叫「美帝」呢?──但是毛主席牛皮可大啊。他老人家却要领导咱们贫下中农,去斗争美帝,搞世界革命啰。其结果(让我们掉句文),那就叫「奚待蓍龟」啊?

    可是把话反过来说。平时锦衣玉食,满口民主人权的纽约时报诸老编,和他们「自由主义者」的政论家和政客们,又哪里知道咱贫下中农的社会是怎么回事呢?由他们信口开河来纵论中国问题,其不流于瞎扯淡,也就不可得矣。

    毛死二十年了。再看看今天的情况。前不久,在我们纽约华人小区强力反对下,美国政府罔顾我小区利益,在我「华埠」隔街建了个「模范监狱」。──乖乖,这那叫「监狱」呢?它一座四星级大宾馆哩!你如把它搬到北京的长安大街之上,它比那脏兮兮的「北京店」阔气多了呢!那些所谓「三星级」、「二星级」等等,简直就不能望其项背!──它们二者之间的区别便是顾客的人身自由了:一个是顾客可自由出入;另一个顾客就只能进不能出而已。

    因此,在「自由女神」裙下住惯了模范监狱的美国小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者(liberals),就牛皮通天,正气昂然,开口闭口什么「金钱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」。──你真叫他们去做做毛主席治下、大跃进期间饿死的两千五百万的「贫下中农」看看,那他们就只要半升米,自由不需要了。──笔者本人就有一位亲堂弟夫妇二人,和两个幼儿,一家四口,在毛主席的大跃进中,活活饿死。他们死状之惨是不忍卒述的。但他们也只是当时被饿死的千百万冤魂之一而已。与毛主席的恶政相比,想想「人民公敌蒋介石」(陈伯达所著的书名)治下的中国,也还不算太坏呢。「人民眼睛是雪亮的」,因此蒋公敌和毛公敌在今日大陆,也就平起平坐了。

    「纽约时报」是一份美国中产阶级自由主义者的报纸。它的言论、立场,以及它一切对中国的评述,都是从美国中产阶级自由主义者的价值观念出发的。它的千百万读者和它臭味相投,因而它能一唱百和,成为今日西方最有权威、最有影响力的报纸。──正因为它被西方读者宠坏了,东方读者不知其所以然,震于它的盛名,被它洗了脑,也跟着它起哄,是十分可笑的。相反的,无产阶级同志们乱骂资产阶级和他们的喉舌,实在也是「不怪自家无见识」了。

    笔者不敏,谬读时报四十余年了,中了毒、上了瘾。每日清晨喝咖啡、吃面包,简直到了非看它不欢的程度。虽然对它论中国事,强不知以为知的横蛮态度,有时也恨得牙痒痒的。──不过,「新闻归新闻,评论归评论」,它对世界各地新闻报导的深入与详尽,在当今全球各大报中倒是首屈一指的。

    因此,今日看到泰勒君有关共产党治下,人民对蒋介石印象之转变的好奇心,倒引发我想起国民党当政数十年中,对袁世凯的评论了。──事实上,直至今日,国共两党的革命史家,对袁世凯这个「皇帝」,就说(骂)得一无是处。与毛、蒋二公相比,袁世凯其人其行是否真的腐烂到底,像国共两党史家所说的,一无是处呢?

    最正式的正式大总统

    在本篇拙作里,笔者绝无心去替袁世凯平反,说他想做皇帝,没啥不对。我只是觉得这是个「逻辑的问题」。天下事──尤其是政论家论政,历史家论史──哪有什么全是全非的事体呢?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嘛。要搞全是全非,则不特有违于我儒才德、阴阳之道,它也大谬于唯物主义者统一、对立之说。──如此,那就既难服人之口,更难服人之心了。

    再者,值此台湾「民选总统」紧锣密鼓之际,各路英雄,赤膊上阵,其结果必然是四只老公鸡,三死一活!死者固然日薄西山,气息奄奄,人命危浅,景况堪怜。而活者,在冠歪毛脱,血迹斑斑之下,真能仰首一鸣,天下皆白哉?我辈「历史学家」,不疑处有疑也。

    根据「中华民国」搞「共和政体」(republicanism)的「法规」(legitimacy)来说──不!根据世界各国,搞共和政体的法统来说──任何法学家、历史家都不能否认袁世凯是「中华民主共和国」,简称「中华民国」的第一任合法的正式大总统。──他比他的继任「总统」──从黎元洪到李登辉──都更为「正式」、更为「合法」。

    黎元洪继任时还有过「中华民国临时约法」和「中华民国约法」之争;而蒋经国和李登辉的「中华民国」还要加个「在台湾」三字,才能算「合法」呢!